当代名家散文

编辑:悲戚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4-06 12:25:03
编辑 锁定
《当代名家散文(套装共30卷)》包括:《季羡林散文选集》、《宗璞散文选集》、《金克木散文选集》、《黄裳散文选集》、《汪曾祺散文选集》、《罗大冈散文选集》、《峻青散文选集》、《张中行散文选集》、《魏巍散文选集》、《邓拓散文选集》、《唐弢散文选集》、《何为散文选集》、《冯亦代散文选集》、《黄秋耕散文选集》、《袁鹰散文选集》、《郭风散文选集》、《靳以散文选集》、《碧野散文选集》、《萧乾散文选集》、《刘白羽散文选集》、《柯灵散文选集》、《贾平凹散文选集》、《孙犁散文选集》、《杨朔散文选集》、《李健吾散文选集》、《吴伯萧散文选集》、《荒煤散文选集》、《许钦文散文选集》、《秦牧散文选集》、《曹靖华散文选集》。古往今来,有多少精美的散文像珍珠般在熠熠生辉!《百花散文书系》不敢说已将它们串成珠联,但它们在这里总已不再是散珠而更便于阅读、欣赏了吧。 所选篇章侧重于抒情、叙事性散文;题材大至社会、人生,小至离情、花草;风格既有雄浑、酣畅,亦有委婉、含蓄;广采博取、兼容并包,《百花散文书系》不说是“聚珍”本,但所收作品总还不乏光彩可供借鉴吧。 百花散文书系包括《古代散文丛书》、《现代散文丛书》和《当代散文丛书》,都按不同作者选集分册出版。
书    名
当代名家散文
出版社
百花文艺出版社
页    数
9420页
开    本
32
品    牌
百花文艺出版社
作    者
马相武 林呐
出版日期
2009年6月1日
语    种
简体中文
ISBN
7530650866, 9787530650868

当代名家散文内容简介

编辑
《当代名家散文(套装共30卷)》:荣获第八届中国图书奖

当代名家散文图书目录

编辑
《季羡林散文选集》目录:
  序言
  枸杞树
  寂寞
  年
  黄昏
  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佛教圣迹巡礼
  回到历史中去
  深夜来访的客人
  别印度
  塔什干的一个男孩子
  一双长满老茧的手
  香橼
  夹竹秽E
  一朵红色石竹花
  处处花开夹竹桃
  那提心吊胆的一年
  巴马科之夜
  春城忆广田
  登黄山记
  在敦煌
  西谛先生
  德国学习生活回忆
  富春江上
  富春江边瑶琳仙境
  黎明前的北京
  我的老师董秋芳先生
  我记忆中的老舍先生
  梦萦水木清华
  室伏佑厚先生一家
  悼念沈从文先生
  忆念胡也频先生
  晚节善终大节不亏
  八十述怀
  寿作人
  美人松
  观天池
  老猫
  逛鬼城
  我在延吉吃的第一顿饭
  园花寂寞红
  幽径悲剧
  游小三峡
  哭冯至先生
  
  《宗璞散文选集》目录:
  序言
  第一辑 心的嘱托
  柳信
  哭小弟
  绿衣人
  一九八二年九月十日
  九十华诞会
  霞落燕园
  水仙辞
  辞行
  三幅画
  小东城角的井
  ……
  第二辑 奔落的雪原
  第三辑 风庐茶事
  
  《金克木散文选集》目录:
  序言
  天竺旧事
  四十三年前
  一九三六年春,杭州,新诗
  一点经历·一点希望
  外行读书
  玻璃门外三则
  家藏书寻根
  告别辞
  我的“偷袭”
  悼子冈
  叹逝
  ……
  
  《黄裳散文选集》目录:
  序言
  第一辑
  苏州的杂感
  花步
  虞山春
  秋山图
  诸暨
  胥涛
  杭州杂记
  秦淮拾梦记
  重过鸡鸣寺
  采石·当涂·青山
  ……
  第二辑
  第三辑
  
  《汪曾祺散文选集》目录:
  序言
  葡萄月令
  水母
  国子监
  下水道和孩子
  跑警报
  沈从文先生在西南联大
  星斗其文,赤子其人
  沈从文的寂寞
  金岳霖先生
  午门忆旧
  建文帝的下落
  钓鱼台
  ……
  《罗大冈散文选集》
  《峻青散文选集》
  《张中行散文选集》
  《魏巍散文选集》
  《邓拓散文选集》
  《唐弢散文选集》
  《何为散文选集》
  《冯亦代散文选集》
  《黄秋耕散文选集》
  《袁鹰散文选集》
  《郭风散文选集》
  《靳以散文选集》
  《碧野散文选集》
  《萧乾散文选集》
  《刘白羽散文选集》
  《柯灵散文选集》
  《贾平凹散文选集》
  《孙犁散文选集》
  《杨朔散文选集》
  《李健吾散文选集》
  《吴伯萧散文选集》
  《荒煤散文选集》
  《许钦文散文选集》
  《秦牧散文选集》
  《曹靖华散文选集》

当代名家散文文摘

编辑
在不经意的时候,一转眼便会有一棵苍老的枸杞树的影子飘过。这使我困惑。最先是去追忆:什么地方我曾看见这样一棵苍老的枸杞树呢?是在某处的山里么?是在另一个地方的一个花园里么?但是,都不像。最后,我想到才到北平时住的那个公寓;于是我想到这棵苍老的枸杞树。
  我现在还能很清晰地温习一些事情:我记得初次到北平时,在前门下了火车以后,这古老都市的影子,便像一个秤锤,沉重地压在我的心上。我迷惘地上了一辆洋车,跟着木屋似的电车向北跑。远处是红的墙,黄的瓦。我是初次看到电车的;我想,“电”不是很危险吗?后面的电车上的脚铃响了;我坐的洋车仍然在前面悠然地跑着。我感到焦急,同时,我的眼仍然“如入山阴道上,应接不暇”,我仍然看到,红的墙,黄的瓦,终于,在焦急,又因为初踏人一个新的境地而生的迷惘的心情下,折过了不知多少满填着黑土的小胡同以后,我被拖到西城的某一个公寓里去了,我仍然非常迷惘而有点近于慌张,眼前的一切都仿佛给一层轻烟笼罩起来似的,我看不清院子里有什么东西,我甚至也没有看清我住的小屋,黑夜跟着来了,我便糊里糊涂地睡下去,作了许许多多离奇古怪的梦。
  虽然作了梦;但是却没有能睡得很熟,刚看到窗上有点发白,我就起来了。因为心比较安定了一点,我才开始看得清楚:我住的是北屋,屋前的小院里,有不算小的一缸荷花,四周错落地摆了几盆杂花。我记得很清楚:这些花里面有一棵仙人头,几天后,还开了很大的一朵白花,但是最惹我注意的,却是靠墙长着的一棵枸杞树,已经长得高过了屋檐,枝干苍老钩曲像千年的古松,树皮皱着,色是黝黑的,有几处已经开了裂。幼年在故乡里的时候,常听人说,枸杞是长得非常慢的,很难成为一棵树,现在居然有这样一棵虬干的老枸杞站在我面前,真像梦;梦又掣开了轻渺的网,我这是站在公寓里么?于是,我问公寓的主人,这枸杞有多大年龄了,他也渺茫:他初次来这里开公寓时,这树就是现在这样,三十年来,没有多少变动。这更使我惊奇,我用惊奇的太息的眼光注视着这苍老的枝干在沉默着,又注视着接连着树顶的蓝蓝的长天。
  就这样,我每天看书乏了,就总到这树底下徘徊。在细弱的枝条上,蜘蛛结着网,间或有一片树叶儿或苍蝇蚊子之流的尸体粘在上面。在有太阳或灯火照上去的时候,这小小的网也会反射出细弱的清光来。倘若再走近一点,你又可以看到有许多叶上都爬着长长的绿色的虫子,在爬过的叶上留了半圆缺口。就在这有着缺口的叶片上,你可以看到各样的斑驳陆离的彩痕。对了这彩痕,你可以随便想到什么东西:想到地图,想到水彩画,想到被雨水冲过的墙上的残痕,再玄妙一点,想到宇宙,想到有着各种彩色的迷离的梦影。这许许多多的东西,都在这小的叶片上呈现给你。当你想到地图的时候,你可以任意指定一个小的黑点,算做你的故乡。再大一点的黑点,算做你曾游过的湖或山,你不是也可以在你心的深处浮起点温热的感觉么?这苍老的枸杞树就是我的宇宙。不,这叶片就是我的全宇宙。我替它把长长的绿色的虫子拿下来,摔在地上。对了它,我描画给自己种种涂着彩色的幻像,我把我的童稚的幻想,拴在这苍老的枝干上。
  在雨天,牛乳色的轻雾给每件东西涂上一层淡影。这苍黑的枝干更显得黑了。雨住了的时候,有一两个蜗牛在上面悠然地爬着,散步似的从容,蜘蛛网上残留的雨滴,静静地发着光。一条虹从北屋的脊上伸展出去,像拱桥不知伸到什么地方去了。这枸杞的顶尖就正顶着这桥的中心。不知从什么地方来的阴影,渐渐地爬过了西墙。墙隅的蜘蛛网,树叶浓密的地方仿佛把这阴影捉住了一把似地,渐渐地黑起来。只剩了夕阳的余晖返照在这苍老的枸杞树的圆圆的顶上,淡红的一片,熠耀着,俨然如来佛头顶上金色的圆光。
  以后,黄昏来了,一切角隅皆为黄昏所占领了。我同几个朋友出去到西单一带散步。穿过了花市,晚香玉在薄暗里发着幽香。不知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我曾读过一句诗:“黄昏里充满了木犀花的香。”我觉得很美丽。虽然我从来没有闻到过木犀花的香;虽然我明知道现在我闻到的是晚香玉的香。但是我总觉得我到了那种飘渺的诗意的境界似的。在淡黄色的灯光下,我们摸索着转近了幽黑的小胡同,走回了公寓。这苍老的枸杞树只剩了一团凄迷的影子,靠了北墙站着。

当代名家散文序言

编辑
1988年10月26日,季羡林先生写完了自己七十年的自传。他在收入《中国当代社会科学家》一书的自传中这样结尾:“总起来看,没有大激荡,没有大震动,是一个平凡人的平凡的经历。”
  然而,“一个平凡人的平凡的经历”却很不平凡。
  闻名中外的学者季羡林,从1946年起,便是北京大学东方语言文学系的主任,一级教授。1978年之后五年,他担任了北京大学副校长。
  季羡林1911年8月6日出生于山东省清平县(现并入临清市)官庄,当时家道中落,形同贫农。他六岁离家,到济南去投奔叔父。私塾里念了一些《百家姓》、《千字文》、《三字经》、《四书》之类。以后接着上小学,转学的时候,因为认识一个“骡”字,老师垂青,从高小开始念起。由于报考的中学居然考了英语,而他当时又恰好在高小读书时业余自学了一点英语。出的试题是汉译英:“我新得了一本书,已经读了几页,可是有些字我不认得。”他翻出来了,结果被录取了,但上的“不是一年级,而是一年半级。”(《自传》)
  据季羡林回忆,没有子嗣,“绝顶聪明”,全靠自学的叔父对侄子寄予极大期望,要求也特别严格,并亲自讲授。他的养育,对季羡林的影响极大。中学的正式课程有国文、英语、数学、物理、生物、地理、历史等,课外除了上古文及英文补习班之外,又读了大量的旧小说,其中有《三国演义》、《西游记》、《封神演义》、《说唐》、《说岳》、《济公传》、《彭公案》、《三侠五义》等等。他最不喜欢的是《红楼梦》,但却很愿意读《西厢记》、《金瓶梅》一类的书。
  在山东大学附设高中读书时,国文教师、桐城派的古文作家王岘玉对他影响极大。那时,他对古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929年,季先生转入省立济南高中,虽只一年,但在国文方面,受到胡也频、董秋芳、夏莱蒂、董每戡等人的直接指教,前二位还是他的“业师”。在倡导普罗文学,后来成为“左联”五烈士之一的胡也频的鼓励和影响下,读了一些从日文译过来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他当时的许多白话作文也大得董秋芳先生的赞赏。这个时期,虽然已经没有经学课程,国文课本也以白话为主,但他仍刻苦钻研中国旧籍,读了如陶渊明、杜甫、李白、王维、李义山、李后主、苏轼、陆游和姜白石等诗人词人的作品。
  1930年高中毕业,他同时考取了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当时他选了在那时被人们认为出国机会多的清华大学,选报了西洋文学系。在所修课程中,获益最大的不是正课,而是一门选修课,即朱光潜先生的“文艺心理学”和一门旁听课即陈寅恪先生的“佛经翻译文学”。几十年后他感慨道:“这两门课对我以后的发展有深远影响,可以说是一直影响到现在。我搞一点比较文学和文艺理论,显然是受了朱先生的熏陶。而搞佛教史、佛教梵语和中亚古代语言,则同陈先生的影响是分不开的。”
  在清华读书期间,他继续写作散文、诗歌,翻译外国文学作品,并常在当时颇有权威性的报刊上发表。并成了郑振铎主编的大型文学刊物《文学季刊》的特别撰稿人。
  在清华四年,他全靠在黄河河务局当小职员的叔父的接济以及他的家乡(原清平县)给的奖学金。1934年夏,他从清华大学毕业了。在当时,毕业即失业。他找工作碰了钉子。幸亏济南高中的校长宋还吾先生邀他回母校任国文教员。大学期间发表的散文作品在帮助他找工作中发挥了很大作用。由于那些散文,他被人们奉为作家。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