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罗马英豪列传7

编辑:悲戚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4-01 22:43:28
编辑 锁定
《希腊罗马英豪列传》出自古罗马历史学家普鲁塔克之手。书中记载了包括恺撒、安东尼、梭伦等50名古希腊罗马政治家和军事统帅的事迹,既是一部体例松散的古代史,也开了西方世界传记文学的先河,对之后两千年的西方哲学、史学和文学都产生过重大的影响。 《希腊罗马英豪列传》以古代希腊罗马社会广阔的历史舞台为背景,塑造了一系列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全书共9册有50篇,其中46篇以类相从,是名符其实的对传。用一个希腊名人搭配一个罗马名人,共23组,每一组后面都有一个合论。其余四篇则为单独的传记,不作对比,也没有合论。 本书为《希腊罗马英豪列传(Ⅶ)》。
书    名
希腊罗马英豪列传7
作    者
普鲁塔克
出版社
安徽人民出版社
页    数
318页
开    本
16
外文名
The Lives of the Noble Grecians and Romans
译    者
席代岳
出版日期
2012年8月1日
语    种
简体中文
ISBN
9787212053222

希腊罗马英豪列传7基本介绍

编辑

希腊罗马英豪列传7内容简介

《希腊罗马英豪列传》历来被称为西方古典文库中的瑰宝,是一部融历史。文学和人生哲学于一炉的鸿篇巨制。古代希腊、罗马许多历史人物的形象都是有赖于《英豪列传》中绘声绘色的叙述而流传下来的。近2000年来,《希腊罗马英豪列传》以丰富多彩的史料。朴素生动的叙述以及渗透其间的伦理思想,一直为人们喜爱称道。尽管它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历史专著,但因作者普鲁塔克以其独特的风格,以古希腊罗马的重要历史人物为中心,详尽地描述了许多重要历史事件,保存了许多已散件的文献材料和难得的传说佚事,至今仍是研究希腊罗马历史所必不可少的典籍。另一方面,普鲁塔克也是西方传记文学的鼻祖,因而又被称为西方“现代心理传记作家”的先驱。他的笔调和文体风格对欧美散文、传记、历史小说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本书为《希腊罗马英豪列传(Ⅶ)》。

希腊罗马英豪列传7作者简介

作者:(古希腊)普鲁塔克 译者:席代岳
  普鲁塔克(Plutarch,46-120A.D.)是一位用希腊文写作的罗马传记文学家、散文家,以及柏拉图学派的知识分子。他出身于希腊中部皮奥夏(Boeotia)地区奇罗尼亚(Chaeronea)一个有文化教养的家庭,早年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并游学名师。普鲁塔克生活在希腊文化与罗马文化相互交融的罗马帝国鼎盛时期,他历经三朝并深受图拉真和哈德良皇帝的赏识,其著作极具丰硕,传世之作为《希腊罗马英豪列传》(Plutarch’s Lives)和《道德论丛》(Moralia)。尤以前者更为脍炙人口,对后世之影响最大。

希腊罗马英豪列传7图书目录

编辑
第十八篇 拥戴共和者
  第一章 福西昂(Phocion)
  第二章 小加图(Cato the Younger)
  第十九篇 改革败亡者
  第一章 阿基斯(Agis)
  第二章 克利奥米尼斯(Cleomenes)
  第三章 提贝里乌斯·格拉古(Tiberius Gracchus)
  第四章 盖约·格拉古(Caius Gracchus)
  第五章 提贝里乌斯和盖约·格拉古与阿基斯及克利奥米尼斯的评述
  第二十篇 政坛雄辩者
  第一章 德谟斯提尼(Demosthenes)
  第二章 西塞罗(Cicero)
  第三章 德谟斯提尼与西塞罗的评述

希腊罗马英豪列传7文摘

编辑
2
  有人持过激的说法,公众团体诸事顺遂大获成功之后就会趾高气扬,对于城邦的正人君子摆出倨傲和无礼的姿态。事实上经常出现适得其反的状况,苦难和灾祸会使人的心灵和个性,受到刺激变得愤世嫉俗,他们倾向于行事乖张和急躁冲动,任何琐碎的言语或情绪的表现都会引起关注,这时他们很容易迁怒于人,任何人对他们的错误提出忠告,被看成是侮辱他们不幸的命运,即使坦诚的谏言也会受到曲解,被认为是对他们的轻蔑和藐视。
  城邦只有在疼痛和溃烂的部位才需要甜言蜜语的安慰,内心不安的人会被最明智和最公正的意见所激怒。唯有仁慈和友爱可以解决类似的问题,诗人为了叙述相互的备通会带来愉悦,通常用menoikes这个字即“心灵的和谐”来表示,认为就不会引起对立或抗拒。红肿的眼睛喜欢注视黑暗的部分和深奥的阴影,无法忍受最亮的光线,政治团体的处境颇为类似,在遭到灾难和羞辱的年代,产生一种敏感和忧伤的情绪弥漫全国,颓丧心理无法接受自由的表达和公开的意见,处理城邦的事务最需要坦诚的态度,甚至稍有不慎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后果。在飘浮不定的状况之下的政局会产生极大的危险,那就是当政者的所作所为是为了讨好民众,会为城邦带来毁灭的命运,如果想要引导民众走上正道,很可能自己先遭到罢黜。
  天文学家告诉我们,太阳的运行并非与所有的天体保持非常精确的平行,也不会形成直线和离心的反向运动,而是描绘出一条斜线,产生难以觉察的偏差,引导出运行的路径成为平缓的圆弧,在一年的周转期间,分配的光线和热力,按照不同的比例,使得全世界出现几个相异的季节。
  政治的运作亦复如此,统治者的施政方针完全背离人民的心意和欲念,就会认定趋向专制和严苛引起大众的愤怒,从另一方面来看,对于民众的过错和缺失过于姑息或纵容,不仅危险而且会带来玉石皆焚的结局。宽容和让步对愿意从命的入是自然的反应,政治家要满足人民的愿望,极其紧要的工作是使大家拥有共同的利益,须知人类最重要的特质是尽己之力的服务和服从,只要不是被迫听命和受到控制的奴隶,为了获得安全都会接受引导和约束。
  我们承认问题的关键在于调和无为的宽容又能保有统治的权威,特别是实施起来格外的困难,如果能够形成风气使之融合无间,那可以说是天大的福分,中庸之道在于维持社会的和谐与群体的共鸣。从而让我们深入了解,即使神明统治世界不是靠着无法抗拒的实力,而是具备充分说服力的论点和理由,经过制约使得大家顺服永恒不变的宗旨。
  3
  小加图的遭遇可以说是极其相似,他的言行很难获得人民的认同,因此无法在政坛飞黄腾达,很明显的例子是参选执政官竟然铩羽而归,西塞罗说他的失利在于他扮演的角色,很像柏拉图在《共和国》所描述的模范市民,而不是罗慕洛后裔当中的纨绔子弟。那些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就我个人的意见,如同我们看到提前成熟的果实,虽然会让大家啧啧称奇,实际上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罗马因时间和奢侈产生堕落和腐化的习性,小加图的老式美德当时已经不流行;这件事所以特别醒目而且让人感到奇异之处,那就是为了因应当前的迫切需要,他的德行以为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等到运用起来却发现与那个时代完全格格不入。
  小加图所处的环境与福西昂大不相同;就福西昂而言,城邦很像一条快要沉没的船只,这时却要他来掌舵。小加图在航行受到狂风暴雨袭击之际,有能力去协助舵手渡过难关,因为害怕别人的谴责,不仅没有帮忙反而事事掣肘。要想毁灭共和国是极其艰巨的任务,还得配合良好的运道,靠着他的勇气和德行推迟整个的过程,只有到他牺牲自己还是无力回天,最后才会出现悲惨的结局。
  福西昂可以与他进行非常相称的对比,我们说这两位都是正人君子和优秀的政治家,并非仅仅只有这方面可以相提并论。那些称之为美德的项目可以从中找出相异之处,就像英勇之于亚西比德和伊巴明诺达斯,睿智之于地米斯托克利和亚里斯泰德,公正之于努马和亚杰西劳斯。我们对福西昂和小加图的德行,虽然可以观察到最细微的不同,还是带着类似的特色、表征和风采,让人看到以后产生深刻的印象,因而难以分辨。
  我们即使用精确的比例将这些特质混杂在一起,所见还是一个综合体:两位传主都能表现宽严并济的领导作风,发挥大无畏的精神却能保持如临深渊的态度;他们的服务是公而忘私和国而忘家;他们有坚定的意志和决心从事公正和诚实的工作,即使是无关紧要的琐事,会带着恻隐之心非常审慎的处理。所以我们需要一种极其精密的逻辑理论,才能用来查证和确定这两人之间的差异。
  4
  小加图有显赫的门第,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我在前面也曾提过;说起福西昂的家世,就我的看法并非那样的寒微或低贱。根据艾多麦纽斯(Idomeneus)的记载,说他是一位制臼工的儿子,然而海帕瑞德(Hyperides)之子格劳西帕斯(Glaucippus),为了打击他到处搜集可以用来诋毁和责难的资料,不会将他这种有失颜面的出身略过不提。如果真是如此,也不可能在幼年受到良好的照顾和教育,因为他在学院的时候最初是柏拉图的学生,后来成为色诺克拉底的弟子,很早开始全心全意从事学术的研究。
  他的神色是如此的泰然自若,好像没有任何一位雅典人看到他开怀大笑或是伤心落泪。杜瑞斯(Duris)有这样的记载,说他很少出现在公共浴场;当他穿着斗篷的时候,会将手臂伸到外面;只要离开家乡或是在军营之中,除非天气极其寒冷,通常只穿一件单薄的衣服和打着赤脚,就在外面到处行走。因此士兵会说些取笑的话,要是福西昂加上一件外袍,这一定是严酷的冬天。
  P4-7

  
词条标签:
文化 出版物